首页>全本短篇>银月>银月-第一章 刺杀蓝柯

银月

  • 全本短篇
  • 2018-08-29 11:16
  • 17万字

《银月》

银月-第一章 刺杀蓝柯

作者:蓝天使的泪分类:全本短篇字数:3184字更新时间:2018/8/29

一道白光闪过,蓝柯下意识的闪向一边,纵然蓝柯的速度很快,可是如此近距离的刺杀蓝柯还是不能完全避开。

蓝柯慢慢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弟弟,左胸的疼痛,使他的脸色已经煞白。

弟弟在对着自己微笑,笑的依旧那么甜,可是蓝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从小疼爱的弟弟会将他的剑刺进自己的胸膛。

“为什么?”蓝柯艰难的问道。

“因为我爱上了妖姬。”弟弟看了一眼远处的另一辆马车。

“她是妖剑的女儿。”蓝柯对着弟弟说道,希望弟弟最后可以清醒。

“我不管,我就要她,只要可以讨她开心,要我杀了谁都可以。”蓝眉歇斯底里的喊道。

蓝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心痛的无可附加,这就是自己一直宠爱的弟弟么,最后为了仇人的女儿挥剑向自己的哥哥。

噗,蓝眉的神色突然定了下来,蓝极睁开眼睛,看到一把剑已经穿透蓝眉的脖颈,蓝眉的鲜血滴在了自己的身前,红的妖艳。

“这种人配不上我。”一个美丽的使人心疼的女子抽出了手里的剑,转身走向了远处。

一身红色的衣裳在微风中漂浮,长长的发梢披在身后,背对着蓝柯走向了远处。

蓝柯知道妖姬一定是蓝眉放出的,但是蓝柯没有怪他,也许是自己太宠爱他了,使他已经只会索取了。

蓝柯忍着剧痛将弟弟的剑拔出,给自己包扎好伤口,抱着弟弟的尸体,走到了一个山涧前,寻了一处安静之所,将弟弟葬了下去。

一个小小的土堆,蓝柯静默的站在前面,将弟弟插在自己胸膛的剑给插在边上,想着以前总是向自己索要零食的弟弟,他那无邪的笑容。银月王国只是一个历史了,那时弟弟只是一个襁褓里的孩子,自己和父亲带着弟弟仓皇逃出,最后父亲为了让自己两人逃出,独自缠着妖剑,自己带着弟弟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好远,可是父亲永远也没有到约定的地点和自己会合。

自己带着弟弟在外闯荡,没有想过复国,只是杀父之仇蓝柯怎么也不会忘记,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抓到妖姬,却被弟弟放走,自己的弟弟也送命在妖姬的手里。

蓝柯站在山顶,思绪在记忆里回荡,单薄的身子在风中看起来萧瑟悲凉,苍茫的大地上,蓝柯的剑微微震动。

自己明明可以杀掉弟弟,可是为何要等到妖姬出手,是自己不忍心还是为了让自己更恨她一些么,这样自己就可以在下一次遇到她的时候下手杀掉她了吧,蓝柯想到。

坐在颠簸的马车里,蓝柯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刺的蓝柯的眼睛难以睁开,马车走到了落日城的前面,蓝柯慢慢走了下来,青色的石板踩在上面没有一丝的温度,蓝柯拉着马,走到了一间客栈的前面,将马车交给小二,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

“客官,您要点什么?”一个小二问道。

“随便来几个菜一壶酒就好了。”蓝柯淡淡的说道。

蓝柯看着窗外,静静的吃着客栈的小菜,等待着约好的客人,这时门外走进一个男子,眼神在客栈里环视一圈,看到蓝柯的时候便走了过来,坐在了蓝柯的对面。

“两个生意,城内城守的二公子,还有一个叫水梦的剑客,具体情报在这里。”男子小声对蓝柯说着,说完将一个纸包递给了蓝柯。

“好,一共四百两。”蓝柯没有犹豫,接过纸包对着那人说道。

“定金在里面。”说完那人便转身走开,客栈没有一人注意到有一人来过蓝柯的桌前。

蓝柯将纸包慢慢打开,看着里面的银票,慢慢收了起来,随后浏览了一下里面的情报,手里一抖,那些纸便化为了涅粉,飘散开来。

轻轻走出了客栈,蓝柯淡漠的脸上渐渐溢出了一丝杀气,远处一间酒楼的顶部一个二十好几的男子正和几人喝酒,突然一股杀气袭来,男子急忙转头看去,可是街道已经空空如也,只有那淡淡的杀气在空中久久盘旋。

蓝柯站在一间酒楼的顶部,将杀气都收敛在身体内部,弟弟的逝去使自己的心境被破,竟然无意间没能收敛住杀气,以前这种情况是绝对不会出现的,蓝柯想到。

抽出手里的剑,蓝柯看了一眼远处的城守府,脚尖轻轻一弹,便飞跃了过去,在屋顶几个跳跃蓝柯落在了城守府的对面一个民宅的里面,看了一眼对面人声鼎沸的城守府大门,蓝柯眼里闪过一丝忧郁,随后很快的隐藏起来,收起背后的剑,蓝柯走进了民宅里的房间,将主人家打晕,蓝柯盘腿坐下等待夜幕的降临。

很快,阳光从远处的地面快速退去,一轮银月缓缓升起。蓝柯走出了那间民宅,几个跳跃,化为一道黑影进入了城守府。

蓝柯抓住一个下人问出城守二公子的位置,偷偷来到了他的房前,一个清幽的院子就是那人的居所,一些清脆的竹子遍布院子的各个角落,院子中间一个石桌上有一架古琴,蓝柯站在古琴的边上,手里的剑缓缓横在胸前,一步步走向了那个房间,终于,刘佳走到了房间的门口,那房间的门锁尽然没有锁上。

蓝柯微微皱眉,手里的剑握的更加的紧了,轻轻的挑开木门,慢慢的走了进去,走到床边,发现里面并没有人。

猛的,蓝柯的脚尖在地面上一点,身体一个旋转横移到了边上,手里的剑一个直刺,顺手一个剑花向身体的一侧甩去,砰,砰,砰,三把急速飞射过来的箭矢被蓝柯斩断,掉在了地上,箭尖上明显是淬毒的,在夜里还发出幽幽的蓝光。

“你来了。”房梁上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

“你知道?”蓝柯问道。

“当然,哥哥总有一天要杀我,那张床我很久都没有睡过了。”那男子说道。

蓝柯听出他只有二十不到的年龄,可是语气里满是沧桑。

“但是你还是要死。”蓝柯没有兴趣听他的故事,转身就走。

“啊。”一声闷哼从那人的嘴里流出,他的胸前插着一把很薄的飞刀。

蓝柯没有去想别人的狡诈和无奈,作为一个杀手,他要做的就是杀掉目标,城守二公子的眼神死死盯着蓝柯的背影,不敢相信为何蓝柯的飞刀可以无声无息的刺进自己的胸膛。

蓝柯走回客栈房间的时候,城内打乱,城守二公子遇刺也许已经被发现,蓝柯看着窗外奔走的人群,自嘲的笑笑,转身看向了身后角落的那把椅子。

“你怎么来了?”蓝柯问道。

“你不是接到杀我的任务了么,我来给你不就省功夫了。”那人微笑着说道。

“水梦,我是杀手,我不会留手的。”蓝柯看着水梦说道。

“死在你的剑下,其实也好。”水梦叹了口气,取下了脸部的纱罩。

一个绝世的容颜在黑夜里绽放在蓝柯的眼前,黑色的毪子充满情愫,定定的看着蓝柯,流水一般的身段混若天成,仿佛是优雅的曲线慢慢画出的,水梦慢慢的走向了蓝柯。

“别过来,我们注定不会有结果,你走吧,我放弃任务。”蓝柯退回几步,对着水梦说道。

“你知道任务是谁发布的么?”水梦的语气里已经有了呜咽之声,对着蓝柯问道。

“我。”蓝柯回答道。

“为什么?我爱你,这没有错。”水梦突然蹲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我的父母也没有错。”蓝柯叹了口气,转身跳下了窗户,从夜幕里消失了。

水梦站起,走到窗边,看着蓝柯消失的方向,心里响起了蓝柯离开时的那句话,‘我的父母也没有错’,心里忽然很难受。

水梦只是知道蓝柯的名字,在一个烟雨楼台之上,一个男子仗剑而立,那时水梦只是一个闭门不出的小姐第一次出去,第一次见到在烟雨楼观景的蓝柯,心思便被蓝柯吸引而去,蓝柯一剑刺在了烟雨楼主,水南城守的脖颈,只是听到烟雨楼主叫出了蓝柯的名字,便已经丧命,但是,水梦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一个她以为的杀手。

蓝柯仓皇的逃出好远,停了下来,心如刀绞一般的痛,到底如何来继续,安静的杀手生活在弟弟死去之后便不再平静,只有他知道,自己所接的任务都是和自己有仇的,当年参与造反的人很多,于是他选择了杀手的职业来慢慢复仇,可是一个个的生命或是无辜或是无意,那些死去之前的影子在自己的眼前闪现,蓝柯每杀一个人就像是杀了自己一遍,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就此冷血下去,不想,那一天遇到了水梦,自己第一次差点失控。

那是一双多么单纯的眼神,在一瞬间似乎被自己刺瞎了一般,自己那天也如今天一般仓皇的逃离,但是水梦却一直缠绕在自己的梦里,人如其名,水梦也是一个剑客,只是出阁时间不到,但是叛逆的她却总是跟在自己的身后,终于水梦的出现便成了自己的影子。

蓝柯走到一口井边,打上来一桶水,洗了把脸,没有犹豫的走向了城外,封闭的城门并不能挡住蓝柯,蓝柯像是一个没有重量的影子,轻轻的就跃了出去,顺着大路,一直向远处走去。

身后的一个影子缓缓的跟了上来,蓝柯没有在意,终于走出了落日城的辖区,蓝柯停了下来。

“你可以出来了。”

星芒小说网提供银月最新章节阅读,转载请联系作者:蓝天使的泪

猜你喜欢 换一换

指南

  • A- 18 A+
  • 1050
重置
  • 翻页

  • 上下移动

关 闭

举 报